您的位置:首页  »  【良家人妻的诱惑】(第二部)(14)作者:大宝邮箱


               第十四章

  殷耀杰这个色狼,看到这首被自己无数次熟练运用的,在电视音乐频道固定时段重复播放的MV,终于又无往而不利的让这位女神陷入了迷离。于是他彻底撕碎了刚刚的羞涩伪装,恢复了他淫棍的本来面目。

  他马上也学着电影中Jack的样子,从吴越身后拥揽住她刚刚洗浴完还散发着清香洗浴液余味的柔软的身体。火烫的唇忘情地吻在了她的后颈上,鼻子蹭吸着她淡淡幽香的还有些湿漉秀发,右手放肆地在吴越光滑平坦的小腹上下慢慢摸索着,左手则大胆地握住了吴越坚挺饱满的乳房,轻轻地揉搓了起来……
  吴越此时正听着电视里传来的那魔化人心灵的浪漫、温馨的音乐,螓首微仰,闭目回忆着哪个让她无比深刻爱恋的小学弟……

  他在篮球场上的矫健、英俊的身姿,他阳光、俊朗的面容,还有那让她彻底迷醉的阳刚笑容。

  有多少次因为偶尔在学校的食堂、图书馆、楼道、甬道上的擦肩而过,都让她回味良久,仔细地回忆他从看到自己到错身而过的每一个表情的细微变化,费尽心机的思索他到底注意到自己没有?他是不是喜欢自己这种类型的女孩?为此让她经历了无数个无法入眠的夜晚。她经常一到宿舍熄灯就躲进自己小被窝里不顾别的同宿舍姐妹们的喧闹,蒙着头兴奋地开始了幻想各种下次跟学弟见面的场景,想象自己应该做的表情、动作,还有穿哪件可能会引起他的注意的漂亮裙子。
  到了后来快要大学毕业的那段最后校园时光,随着她对小学弟的迷恋越来越深,每晚的幻想内容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深入。

  其实这么多年来一直她都深藏着一个秘密,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连在学校跟她天天腻在一起的好姐妹:邓依珊,都没有透露过丝毫,更不要说自己的丈夫了。因为这个秘密太让她难以启齿了:她后来的日子里,每晚都早早地躲进被窝里幻想跟小学弟甜蜜地亲热!甚至是幻想脱光光一丝不挂的被小学弟紧紧地搂在怀里疯狂地热吻。更过分的是她居然把自己的手想象成小学弟的,通过「他」抚摸自己的敏感部位来更真切地感受跟小学弟亲热的刺激感觉……

  一双稍显纤瘦的男人粗手正如幻想中的那样:从吴越身后拥揽住了她纤细柔软的腰身,而且那双手穿过腰身后,还不停地继续前进,在她光滑的腹部四处游弋着。一对火烫而又散发着浓浓男人气息的唇忘情地吻在了她的玉颈上,男人粗重而又灼热地呼吸喷洒在她脸颊娇嫩的皮肤上……

  「好真实的感觉啊!不会是在做春梦吧?小师弟竟然真的进入到自己的梦境里来跟自己亲热了?太让人激动了!多少年来无论自己多么努力都很少能把小学弟引进自己的春梦里来。这种机会太难得了,现实中得不到你,在我的梦中我就要好好地拥有你……」吴越暗自欣喜地想着。

  她已经在现实与幻境的分割线处迷失了,这么多年来在孤寂暗夜里一次次地幻想终于成真了?她有些混混沌沌地分不清了现实与幻境了……

  吴越就势把头仰靠在「小师弟」略显单薄的肩窝里,星眸迷离紧闭,把渐渐发烫的脸贴在「小学弟」的脸颊上,边陶醉地嗅着他的男人气味,边用自己已经酡红的面颊反复蹭磨着男人那棱角分明的脸。

  「小学弟」身上传来一阵阵好闻的高档香烟上的香精所散发出来的味道。「咦?小学弟身上怎么有烟味?他不是不抽烟的吗?怎么回事?难道我打探到的消息都是假的?……嘻嘻,不过还是蛮好闻的。不管了,也许是他一直在偷偷地吸烟别人都不知道呢?」暗暗想到这里,吴越渐渐放开了芥蒂,更加主动地使劲嗅吸着「小学弟」身上传来的好闻的男人体味。还用微微颤抖的香唇去小心翼翼地探寻「小学弟」刚刚还在亲吻自己玉颈的火烫红唇。

  吴越的身体开始有动作后,「小学弟」先是愣住了,他以为惊醒了吴越。可是当他看到:吴越不但没有睁开眼睛生气责备他的意思,反而像一只柔顺的小猫咪一样乖乖地倒在了他的怀里,还主动地用那喷香含羞的面颊贴住他的脸反复抵磨着。而且看她撅起诱惑的红唇像是在探寻自己的嘴唇?

  吴越的动作鼓励了「小学弟」,于是他终于不再担心把吴越从迷醉中惊醒,张开大嘴一口就含住了吴越探寻过来的香唇。激动地嘬吸了起来她的两片芳香的唇瓣。并用大舌头来回舔舐着吴越紧闭的两排雪白可爱的贝齿,他的舌头仔细、缓慢又轻柔地碰触着吴越的瓠犀玉齿。吴越牙龈被他舔舐的有些麻痒忍不住轻开檀口,「小学弟」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粗大有力的火烫红舌硬生生撬开吴越的牙关挤进口来。

  一股淌着浓烈的烟草味的口水也随之流进吴越的檀口之中,她微微皱鼻,马上紧咬牙关想把这根满身烟味的粗壮红舌挤出去,因为她一时半会儿还无法适应这种带着烟味的口水流进自己的芳口之中……

  可是已经晚了,哪根粗壮有力的火烫红舌好不容易挤进来,哪里还肯出去?吴越只感觉:它在自己的口腔内壁上四处舔舐着。这还不算,它竟然直插进了自己的咽喉处,在咽喉娇嫩的肉壁上轻巧地像羽毛般撩拨着,而且他的舌头太长了居然还能勾到自己悬挂于喉间的娇嫩敏感的扁桃体,他就那样有一下没一下的轻巧撩拨着自己的喉咙内壁、敏感的扁桃腺。

  一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致命瘙痒感慢慢的如电流般传遍全身四肢百骸。「喔……喉咙被他舔得好痒啊,太痒了……百爪挠心般的无法忍受。他粗大的舌头要是能再插进来一点儿,狠狠地帮自己舔一下哪骚痒的喉咙壁、扁桃腺就好了。」吴越急迫的想止住喉咙壁、扁桃腺上传来的那种蚂蚁钻心般无法忍受的致命瘙痒。
  那种感觉让她似曾相识,有点类似于儿子的龟头顶到自己宫颈口的那一小团软肉上的麻痒感。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如此说来这上下俩个肉腔洞颇有些类似:嘴唇近似于阴唇、口腔近似于阴道腔、喉头的扁桃腺类似于宫颈口的花芯。她突然又联想到了什么,老脸一红:如果说男人上面的嘴中最类似于下体的哪根肉棍的东西无疑就是舌头咯!再想起「小学弟」哪根粗壮的大红舌头强壮有力地挤进自己口腔时的情景,哪根舌头可不正像是根阳具?

  喉咙壁、扁桃腺上传来的无法忍受的瘙痒打断了吴越浮想联翩的思绪。为了让哪根粗壮的红舌能更加深入到自己口中一些,吴越竟然不顾形象的反手紧紧地搂住了「小学弟」的头,好让他的唇更加紧密地贴近自己,好让他的神奇舌头能够更加深入地插入她的喉咙深处,帮她止住哪难以忍耐的瘙痒。她大大地张开了口迎接着哪根粗壮的红色肉棍的插入。甚至为了讨好哪根粗大的红色肉棍,她竟然第一次主动的用自己的小香舌温柔地反复舔舐了起来哪根肉棍。

  对方哪根散发着阵阵浓烈烟草味的红色肉棍不停地渗流着一股股的带着烟草味的液体,吴越都一一如吸食琼浆玉液般贪婪地吸入口中。哪里还有半点儿刚刚讨厌那种浓烈烟草味的样子?

  即便是如此卖命的为对方的这根粗大的红色肉棍做着「口交」,可是对方却好像并不领情,好像并打算深入吴越喉咙深处帮她解痒,而是继续着蜻蜓点水般的在她口中逗弄。

  在无尽瘙痒的折磨之下,吴越终于放弃了最后的矜持,从口中吐出了哪根红色肉棍,嘤咛出声哀求道:「啊……里面好痒啊……喔……实在受不了了。求求你了小学弟,能用你哪根坏东西舔得更深点儿吗?帮我解解痒吧。」

  听到她娇滴滴地哀求,一旁的「小学弟」却是淫荡地笑了。不过这种淫笑好熟悉,通过逐渐清晰起来的画面才看清这个人哪里是什么吴越口中的「小学弟」啊?他不就是那个一直伪装成单纯青年的淫棍:殷耀杰吗?原来刚刚俩人上演的那场激情根本就不是什么「春梦中跟小师弟的幽会」,而是现实中的淫棍殷耀杰对吴越的肆意玩弄!

  「小学弟?什么小学弟?吴大美人儿原来一直把我幻想成了她的小情人?怪不得我还没有怎么施展我成名的『舌功』她就这么放浪了。嘿嘿,一会儿老子让你这大美人儿尝尝老子独创的成名绝技『舔屄功』,看你这副浪样估计跟其他女人一样要不了多久就会被老子舔得喷得一塌糊涂的。嘿嘿。」

  这淫棍殷耀杰说自己『舌功』出名,倒真不是吹牛。他的舌头的确是异于常人,不仅比常人的更加的粗长,更关键的是:他的舌尖部长出了类似于小肉须状的舌苔,这种怪异的舌苔居然能分泌一种特殊的液体。他曾经仔细研究过自己的这种舌苔分泌物:散发着浓烈的像烟草的味道,并且跟多个女人舌吻、舔阴时他偶然还发现这种舌苔分泌液体舔在女人的娇嫩肉腔壁上会让她们骚痒难耐,不管是口腔内壁、还是阴道内壁,都会短时红肿起来,瘙痒异常。就像是被蚊子的叮咬后那种毒液的作用是类似的,会让你忍不住不停地想去挠痒。其实要想克制那种红肿很简单,那就是用人的唾液。他发现人的唾液天生克制这种舌苔分泌物,只要他通过舌头渡部分唾液涂抹在红肿处用不了多久就会消肿去痒,但是这个秘密只有他自己知道。

  这几年凭借他天赋秉异的怪异超长舌头,使他在经常混迹于夜场、娱乐场所的寂寞人妻中颇有了些名声,一些体验过他『口活』的人妻居然给他起了个霸气的绰号:「淫舌狼君」。但是这个响亮的名号也仅限于哪些喜欢流连于娱乐场所的女人群体。因为这属于她们这些狼女们的私密话题,是不会跟哪些男人们分享的。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再加上他自己刻意的隐瞒低调,老梁、黄毛、他们一干弟兄才不知情。也才会有了这次老梁放心地让殷耀杰来跟踪、接触他已经很是动心的女神吴越的机会。

  「这美人儿是不是以前吸食过那种Hi药?怎么这么容易就产生幻觉呢?」殷耀杰想到刚刚吴越竟然叫他「小学弟」于是不由的想到这些。他常年厮混于那种夜场,见多了被哄骗着嗑药的漂亮姑娘,嗑完药就像变了一个人似得,跟刚刚还不认识的粗野男人就可以像跟自己的初恋情人般的激情做爱了。每天晚上帝豪夜总会男洗手间的隔断里都会发生这种嗑了药的女孩被人随意奸淫的情况。从刚刚的情况看这位吴大美人估计最近刚刚被人哄骗着吸过什么神经类的激素H药,不然不会这么投入幻境而不能自拔的……

  不等他再胡思乱想,吴越已经忍耐不住红肿的喉咙内壁发出的奇特瘙痒,已经又紧紧搂住了殷耀杰的头把香唇紧贴在他的耳边娇媚的柔声道:「小学弟,痒死了啊。人家要嘛……你快点把你的那根坏东西伸进来。帮我好好地舔舔好不好吗?真的受不了啊。」说完还不停地撒娇地摇晃着殷耀杰的脑袋。

  殷耀杰哪里经得起这等天仙般的美人撒娇?他的欲火马上更加高涨了起来,两腿之间已经顶起了高高的帐篷。他感受到下身无法忍受的憋涨,马上心生淫念。他仗着现在吴越有求于他,索性有恃无恐的拉开裤子拉链,把已经青筋暴起的粗大阳具从裤头的侧边拔了出来。已经怒发冲冠的龟头血红铮亮泛着丝丝淫光。
  殷耀杰复又吻住吴越把自己的怪异红舌伸到她的喉咙深处,在舌头上渡了大量的唾液涂抹在了吴越喉咙的红肿瘙痒之处。吴越马上感到了瘙痒的疏解,于是整个人也不再像刚才那样烦躁了,整个人一下子松懈了下来,温柔地俯身在了殷耀杰的怀里。任其两只淫手在她的周身上下任意游走着。

  不过对于已经淫透了心灵的殷耀杰来说,只是这么激情的亲吻,双手隔着睡衣抚摸吴越的关键敏感部位还远远不够。只见此时他把已经解放在外的哪根粗大阳具顶在吴越裸露在短裤外的修长美腿上。轻轻地耸动屁股磨蹭着吴越光洁嫩滑地大腿皮肤。程亮的龟头马眼儿分泌出的一股股男性分泌物蹭得吴越大腿上到处都是。他的两只淫手更是放肆,一只竟然撩起了吴越的睡衣伸了进去,顺着滑腻的肚皮向上攀爬要夺取哪高耸入云玉峰绝顶。而另一只淫手则穿过平坦的平原地带向着浓茂的草地进发……

  而吴越此时却好像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瘫软在了色狼殷耀杰的怀里,被色狼叼住了一只小巧的耳朵正缩在色狼怀里娇喘吁吁,双面飞霞……

  她到现在都还以为是在跟自己的「小学弟」做春梦,恍然不知自己将会面临被一个色狼肆意地奸淫的厄运的降临……

  大宝此时正泡在烫烫的浴缸水里懒洋洋地伸着懒腰。「啊……真是舒服啊……泡个热水澡真好,人已经清醒多了。」他喃喃自语道。今天他喝冰啤喝得有点太猛太多了,当时还不觉得什么,可是等他走出「老梁烧烤」店后不久头就开始发晕了,脸也开始发烫发红了。吴越可能是一直站在他的身前焦急地等着出租车所以没有太留意他。

  大宝毕竟还是个未成年人,也没有怎么这么猛的喝过啤酒,不知道啤酒喝时看似冰冷解渴的饮料,其实却是有很大后劲儿的,是真正的酒而不是什么饮料!有的人喝多了易怒、有的人喝多了会变身成话痨、还有的会妄想连篇。大宝应该是那种喝晕后就会变得更加热情、见到人就想拉着人家亲热地聊天的那种……
  正是因为喝晕了,大宝才一反常态的对莫名其妙好心帮助自己的高个男人杰哥没有起任何疑心。如果是平时清醒的大宝是绝对不会如此好客的领一个陌生男人到自己家里来,更不会炫耀自己一直千方百计遮掩其倾城容貌的女神妈妈的照片给别的男人看的。

  「嘿嘿,今天晚上爸爸不在家,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把妈妈剥光了,抱到她们的床上放心大胆地跟她肏屄了。」想到娇羞的妈妈,大宝泡在热水里美美地笑了起来……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