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英雌堕落:黑蜂丽】【作者:willy820121
英雌堕落:黑蜂丽】【作者:willy820121
 字数:1232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英雌堕落:黑蜂丽
 
  「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终於…我终於回来了!」
 
  「该死的英雌们…!可恶的女人!你们准备好迎接我的复仇吧!」
 
  在一处郊外的无人草原上,一个全身赤裸的男人对着黑夜高声大笑着,健美 的身形足以让无数男人惭愧不已。
 
  从男人的裸背上长出的大量触手们随着男人的大笑一起晃动着,像是在庆祝 男人的新生一般,为触手之王的归还献上真诚的祝贺。
 
  我,回来了。
 
  从那燃尽我身躯的烈火之中。
 
               ─────
 
  这是一个奇怪又美好的世界,我常常不禁这样想着。
 
  自从21世纪开始,世界在一夜之间产生了特殊的变化。
 
  原本只有在传说中的出现的怪物,野兽,外星人,魔界人等等如雨后春笋般 冒了出来,对着这个世界展开了獠牙。
 
  敌人不断的出现,为了各自的目的不断的在世界上做恶着,就在国家疲於应 对,社会几乎失去作用的时候,英雌们出现了。
 
  各种拥有神奇力量的英雌,超能力,改造人,武术,忍术,魔法,外星科技, 神力…等等,这些少女们不约而同的站了出来,为守护这个世界与恶势力对抗着。 
  人们自然而来的接受了她们的存在,崇拜她们,敬仰她们。在这个只有英雌, 从没有英雄出现的世界中,女性已经成为了世界的主导者,而男性们只能努力的 过着日子,感谢英雌们带来的和平。
 
  但这样真的正确吗?
 
  年少的我曾经抱持着这样的一个疑惑。
 
  我并不是对英雌的存在抱着反感或厌恶,也不反对女性们的崛起。
 
  只是心里的某处,对着这样的一个社会,感到难以言喻的违合感。
 
  而就在我15岁的时候,『那个』找上了我。
 
  那是一个遭到英雌们追杀,虚弱无比的一根触手。
 
  在那一瞬间,我像是感觉到了命运一样,我和触手合为了一体。
 
  靠着触手的力量,我的生活慢慢产生了改变,我大量的吸收着知识,强化着 肉体,并成功的对我暗恋的人告白,与她一起度过了美好的半年。
 
  但该死的英雌出现了!她拆散了相爱的我们!
 
  她被我的爱人从我身边夺走,连同我们的孩子一起,将我们的爱巢焚毁,并 差一点就杀死了我!
 
  那该死的百华朱雀!
 
  虽然我很想现在就对她展开复仇,不过我有些事情必须要先做到才行。 
  我要先找到我的爱人,我美丽的妻子才行。
 
  幸好对此我已经有了线索。
 
  很快就能相会了,我的爱人…黑蜂丽!
 
               ─────
 
  黑蜂丽坐在了长桌之前,看着手中的资料,和眼前男子对比着。
 
  「嗯,您就是爱德华博士对吧?很高兴能认识你。我是黑蜂丽,」命运之线 「的社长。」
 
  黑蜂丽的黑色长发散在身后,亮黑色的套装完美的衬托着美女社长的姣好身 材,胸前饱满的胸部将套装撑的紧紧着,自信又高贵的女人礼貌的笑着,看着眼 前的男子。
 
  「黑蜂社长,您好。我是爱德华。爱德华,罗尼斯特。」
 
  黑发黑眼的男人笑着回应着。
 
  「失礼了,爱德华博士,您和我想像中的有些许不太一样,让我有一些小讶 异。我一直以为您是一位外国人?」
 
  「嗯?喔…关於这点,我常常被这样质疑着,就连海关也常常把我拦下来。 您的问题是很正常的,虽然我的名字和国籍确实来自英国,不过我本来却是亚裔。 我的父亲在我小的时候收养了我。」
 
  「原来如此。那么方便我询问您,您为何会选择本公司呢?以您在材料学上 的经历与学位,相信其他公司对於您这样的人才会愿意开出更高的价格才是。」 
  「那当然是因为,我觉得我在这里更有发挥能力的机会。」
 
  「怎么说呢?」
 
  「贵公司是一家与英雌们有着深厚合作关系的公司。再现在人类最大的敌人 不是其他国家,而是那些不断涌现出的怪物魔物现况下,英雌们对於战斗服的要 求只会越来越高,为了应对更强大的敌人。相信贵公司的研发部门对於人才的需 求是永远不会满足的,而我有这个自信满足这点。」
 
  「博士相当的有自信呢。」
 
  「自然的,适当的人才放在适当的位置上,才能发挥出最强大的力量。」 
  「既然如此,还请不要让我失望喔,博士。」黑蜂丽笑着伸出了手。
 
  「您不会后悔的,社长。」我回握着。
 
               ─────
 
  我没有想到,现在的黑蜂丽居然已经是一家超大型企业的社长,并且还和英 雌们有着深厚的合作往来。
 
  黑蜂丽的公司开发出来的衣物,不但供英雌们使用,也贩卖到了世面上,成 为家家户户女性的爱用品。
 
  这些衣物不但发挥出女子的魅力,并给予一般女性们从邪恶中保护自己的力 量。这几年来受害者为女性的犯罪大量减少,特别是性犯罪上,一年内甚至不满 50件!
 
  因此我想到了,为了让黑蜂丽想起真正的自己,为了让女人们从现在的假象 中觉醒,我决定进入这家公司,不但能就近接触到黑蜂丽,而进入研发部门的我 也会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里面的机密。
 
               ─────
 
  「哼嗯…所以这就是你耗费了数个月制作出来的研究成果?」
 
  黑蜂丽看着台上摆放着衣物,好奇的问着。
 
  「看起来和我们之前的产品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呢?」
 
  「社长,衣服这种东西用看的是不会看出什么变化的。毕竟我是负责材质的 改良,不是负责衣物的设计。」
 
  「呵呵,的确是这样呢。那么你就来说明一下吧,你做了怎样的改良,答到 了怎样的效果。」
 
  「社长,您为何不直接穿上去看看呢?」
 
  「穿上衣物…在这里!?」黑蜂丽惊讶的问着,睁着大眼看着桌上的女用内 衣物。
 
  「就算只是玩笑,你这也算是性骚扰,你知道吗?」
 
  「不不不,社长,如果要检验我的改良成果,直接换上比起长篇大论还要来 的直接快速。」
 
  「爱德华博士,你知道为甚么这家公司男员工这么少吗?」
 
  「因为都被你赶出去了?」
 
  「没错,而你现在也…」
 
  「没有想到社长是这么古板的人呢。」我伸出手,睁开了眉心间的魔瞳。 
  「你这是…!这是…?这是……」黑蜂丽的声音渐渐虚弱了下来。
 
  黑色的眼白中,硕大的瞳孔一边发出着让人感到昏沉的七彩光线,一边如万 花筒般不断的旋转着。
 
  黑蜂丽的双眼从一开始炯炯有神的模样,慢慢的随着光线的变化,失去了眼 中的神采,无神的凝视着前方。
 
  「社长,你请我来,不就是为了对产品对出更好的改良吗?」
 
  「这…的确是的…」
 
  「而我按照社长的要求,对产品做出了改良,社长却因为一些无关大雅的理 由拒绝验收?社长难道聘僱我就是为了贱踏我的专业吗?」我冷静的说着,感受 着魔瞳力量慢慢的消耗掉。
 
  「不是…无关大雅…我…」
 
  「就是一些无关大雅的理由。社长的理念不就是要想要藉由销售衣物,让女 性能获得保护自己的力量吗?那么的话只是换上这些衣物而已,社长又为什么要 拒绝呢?」
 
  「因为这是…性骚扰…」
 
  「社长,你也想太多了吧?」我稍为提高了音量。
 
  「想太多…?」黑色套装的美丽少妇轻轻的皱起了眉头,像是不能理解话语 的模样。
 
  「说到底,性骚扰什么的,只是社长自己这么认为吧?我有说过要性骚扰你 吗?」
 
  「这…」
 
  「我从头到尾,只是希望社长能检验产品的改良成果,并换上这些衣物试试 看阿?」
 
  「可是…换上这些…会要脱掉衣服…」
 
  「就是脱掉衣服而已,有什么大不了吗?」
 
  「…咦?」
 
  「难道说社长光是让人看到皮肤,就会羞得如同少女一样吗?」
 
  「我…不是…」
 
  「还是说社长的身上有任何一处是那样的丑陋不堪,而羞於见人的?」 
  「…没有。」黑峰丽下意识的挺了挺胸部,像是宣示着自己的身躯是多么完 美无瑕一样。
 
  「那么社长在身为研发主任的我面前,亲自尝试产品改良的成果,也不会有 任何问题了吧?」
 
  「……」黑蜂丽的眉头微皱着,验证着那些被我胡掰瞎扯出来的逻辑关系。 
  我吞了吞口水,慢慢加大魔瞳力量的输出。
 
  「没有…问题……」黑蜂丽松开了眉头,淡然的回答着。
 
  我缓缓的松了一口气,收起魔眼,擦了擦冷汗。
 
  太危险了,没想到黑蜂丽得精神变的这么强,要不是以前下的暗示残渣还在, 不然我就要被反蚀了。
 
  「呜…博士您说的也对,是我太大惊小怪了。」黑蜂丽重新睁开双眼后回复 了以往的神态,对着我点了点头说着。
 
  「喔,请不要介意。社长你这样慎重倒不如说才是人人应该都要有的基本素 质呢。」
 
  「博士您过奖了。那么请稍等一下,我这就来试穿看看这些改良过的产品。」 
  黑蜂丽站了起身,在我面前慢条斯理的脱下了身上的衣物。
 
  细长的手指熟练的解着钮扣,一颗颗的钮扣松了开来。黑蜂丽淡然的脱下了 那件亮黑的套装外套,摆放在了长桌上。
 
  纯白的衬衫隐约透出了底下的黑色胸罩,高挺饱满的胸部即使隔着衬衫,高 挺饱满的胸部即使隔着衬衫,也有着让人忍不住为之惊叹的饱满胸型。
 
  随着衬衫纽口一个个的解开,我的心情也如同在拆封礼物的孩童一般,兴奋 而期待着。
 
  紧接着黑蜂丽将那雪白衬衫一气呵成的脱了下来。
 
  硕大饱满的双乳看上去如同月亮一样洁白美丽,肉红色的乳晕从胸罩的边缘 隐约探出头来,黑色的成熟胸罩与雪白乳房互相对比着,增舔了不少少妇风情。 
  美女社长的更衣秀持续着。
 
  「博士?虽然是为了试穿胸罩,不过您这样一直看着,还是让我有些不好意 思…」
 
  黑蜂丽双手正拉着前扣式胸罩的扣环,面对我的直勾勾的眼神,有些不满的 说着。
 
  「这还真是不好意思,不过这些也是为了资料的收集,还请多多包涵。」 
  「既然是这样也没办法了呢……」黑蜂丽轻轻的叹了口气,解开了胸罩的扣 子。
 
  我忍不住吹了吹口哨。
 
  浑圆雪白的饱满乳肉,完美柔软的肉感,尚有些青嫩感觉的粉肉色乳蒂,真 是让人难以想像,眼前的少妇居然是一名三十二岁的单亲母亲。
 
  从肤色,光泽与那健康的身体曲线来看,就是说眼前的女人只有二十五岁也 会相信吧。
 
  与过去的少女黑蜂丽相比,失去了些微少女的青涩,身材变得更加性感美丽, 而那不断散发出的少妇风情更是让人沉迷不已。
 
  「社长的胸部还真是漂亮呢,衣服能穿在社长的身上也一定深感幸福吧。」 
  「哼。」黑蜂丽稍微的哼了一声,却对这番恭维不是很反感的感觉。
 
  黑蜂丽接着将丝袜与内裤脱下,展露出姣好的性感肉臀。
 
  公司的社长,被全世界女性崇拜的女强人现在正一丝不挂的站在我的身前, 任由我欣赏着那完美的S型曲线。
 
  只可惜这并没有持续太久,少妇很快的将桌上的紫色性感内衣穿了上去。 
  「穿上去的感觉,以往的一些衣物摩擦感不见了,变得相当贴身舒适呢,感 觉就像是内衣本身贴合住我的身体一样,一点被束缚的感觉也没有。」
 
  黑蜂丽诉说着感想。
 
  「不过如果只是这点改进的话感觉还不够达到要求呢,博士。」
 
  「呵呵,有些成果需要些些微的时间才能感觉出来。内衣是女人最贴身的好 朋友,而好朋友并不是多就好。」
 
  「喔?博士的意思是?」
 
  「请社长穿着这套内衣一段时间看看……我想想,一个月好了,这一个月内 只能穿着这套内衣,不能替换。」
 
  「博士这要求有些强人所难呢,不管如何,一个月只穿一套也太…」
 
  「这就是这套内衣的特殊之处呢,穿再久也不会弄髒. 」
 
  「就算博士这样说,我也很难相信呢…」
 
  「当然,所以只有亲自体验,才能让社长感觉到这套内衣的神奇之处啊。社 长可以先试看看,三天内如果内衣裤有任何异味,髒汙,就当做我的改良失败了, 如何?」
 
  「三天勉强还能接受…那就这样吧。」
 
  「那么我们三天之后,再来看看吧。请恕我先走一步了。」
 
  「期待你更多的成果啊,博士。」
 
  「请好好期待吧…嘿嘿。」
 
               ─────
 
  当晚,黑蜂丽做了难得的春梦。
 
  虽然是春梦,却不是美梦。
 
  有着成熟身体的少妇自从那事件之后,几乎没有再次的得到性事上的满足。 
  难以忘却的梦魇,挥之不去的快感地狱,从那得到解放的少女在那之后基本 上没有在高潮过。
 
  虽然不是没有这方面的欲望,但无法被满足的这个身体下意识的排斥着男人 的接近,是过去的心理阴影吗?还是其他的什么理由呢?黑蜂丽自己也说不清楚, 因此几次的交往也只维持的短时间之后就告吹,男人那想从自己身上渴求着性满 足的模样也让自己感到反感。
 
  在女儿出生之后就更是没有了,疲於事业和女儿两头跑得自己累的根本连性 都没想到过,也因此渐渐忘却了过去的阴影。
 
  今晚却不一样,成熟的身体像是回味着过去一样,变得敏感而灼热。在床榻 上翻来覆去的自己就连在梦中也像是回到了十几年前的某一晚一样,自己的身体 各处不断的传来快乐的讯号,就连梦中那可恶男人模糊的脸也变得有些可亲起来。 
  「嗯…嗯啊…~」
 
  不知道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之中,自己忍不出呻吟出声。
 
  梦中男人的舌头熟练的吸允着自己敏感的乳蒂,就像他最爱的一样,时而缠 住,时而松开,在乳晕上微微打转着,拨弄着自己的硬挺乳头。
 
  男人的舌头也不断吸允着自己的舌尖,总爱品嚐着自己的口水,这次也不断 缠着舌头,激烈的舌吻着。
 
  「呜…~嗯…~!」
 
  自己的阴唇与阴蒂也落入了男人舌头的掌控之中,柔软的舌头伸进久未使用 的蜜穴之中,舔食着甜美的花蜜。
 
  敏感的小阴蒂也被细长的舌头缠住好几圈,紧紧收缩着。
 
  黑蜂丽不断呻吟着。
 
  那恶人…有那么多舌头吗?算了,不过是一场梦境……
 
  接着,那舌头朝自己又爱又怕的肉臀伸来,钻进自己的小巧菊眼之中… 
  「哈啊!?」
 
  黑蜂丽惊坐了起来。
 
  她紧张的看了看四周,检察着自己身上的衣物。
 
  熟悉的卧房中空无一人,自己的衣物除了有些撩乱外,内衣也完好的。 
  「是梦…?」
 
  梦中体验到的快感依旧让自己春情勃发,但自己的内裤却也是乾的。
 
  「我是压力太大了吗…」黑蜂丽掩着面,呆坐了一段时间后,又躺了回去, 回到正常的睡眠之中。
 
               ─────
 
  三天之后,那套紫色内衣依然乾净如新,一丝异味也没有。就是黑蜂丽心理 上有些底触,也不得不同意这改良过的内衣的确有继续测试下去的价值。 
  在这一个月的测试时间内,黑蜂丽几乎每晚都在梦中,回到了那难以忘怀的 情欲世界之中。本来以为自己早已忘却得过去,在梦中被一而再再而三的翻出来, 不断重複体会着。
 
  在一个月期满的早上,黑蜂丽在卧房内,看着自己的衣柜。
 
  她左思右想了一阵子,还是把自己的内衣柜关了起来,重新穿上了那套这一 个月来一直贴身穿着的内衣。
 
  黑蜂丽看着更衣镜中的自己,是错觉吗?
 
  总觉得最近的自己看起来似乎更加抚魅性感了一些…?
 
  挺翘的肉臀变的更加肉感,成熟的胸部似乎又变得更加饱满了些。腰身依旧 维持着细緻的模样,本来以为是内衣衬托出来的,但就是脱下内衣后自己的身形 却依旧维持着爆S的性感身材。
 
  「塑形内衣吗?但效果似乎比一般的还…」看着镜中自己的模样,即使知道 是自己也忍不住脸红了些。
 
  这么煽情的身体,简直就像那些深渊的魅魔一样嘛…
 
  不过这效果也的确很神奇,看来该夸奖一下博士呢…
 
  「…真骚。」黑蜂丽再次的看了看镜中的自己,忍不住说着。
 
  镜子中得美人带着一脸媚意,回望着自己。
 
               ─────
 
  高跟鞋随着走动不断发出脆耳的声响,踏在光华的大理石地板之上。
 
  如同往常一样的,黑蜂丽走进了会议室之中,来到了自己的座位之上,听取 着部下们一个个的报告。
 
  她翘起那双修长性感的双腿,对着员工们的工作进度与报告迅速的给予回应 与指示,一切都如同往常一样…不知道为什么,这几个月以来的自己似乎比以往 还要来的有效率,黑蜂丽感受着体内不断涌出的舒适感,就像自己有着用不玩的 精力一般。
 
  即使当晚因为工作而熬夜,只要睡一觉起来,全部的疲劳与不适感都随着梦 境消散一样,只有那难以言喻的满足感从深处涌上心头。
 
  一想起那种感觉,淡淡酥麻的感觉又再次浮现出来,让自己忍不住的舔了舔 性感红唇。
 
  一旁的女孩们见到了,也忍不住的嗤嗤窃笑起来。
 
  「社长,您又忍不住了吗~」
 
  忍不住?忍不住什么?黑蜂丽疑惑的想着,不解的看着身旁的女子。
 
  「你是…?」
 
  「社长您忘了吗?彩小姐最近在陪着主任调制新的内衣,我是代理的小米啊。」 
  小米嗤嗤窃笑着,她的那对双眼不断的打量的黑蜂丽的身体,带着某种淫秽 的肉欲。
 
  「呜~!呜呜~?」随着奇怪的声音传来的还有些许不平衡的晃动。
 
  黑蜂丽稳了稳身形,疑惑的询问着:「嗯…地震吗?」
 
  「社长请您放心,如果有地震的话现在的预警系统早就会在地震到来之前示 警的,刚刚的只是社长您的椅子在晃动而已。」
 
  「椅子晃动?」
 
  「是的~毕竟是新椅子,可能还有些不习惯吧~不过请您放心,我马上帮您 调教一下~。在这其间还请社长先去找一下主任,做一下例行报告吧。」小米笑 着说着。
 
  「既然这样也没办法呢…」黑蜂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了看刚刚坐着的椅 子,那不断支撑着身体,承受着黑蜂丽的体重的双手在黑蜂丽站起身后,整个身 形无力的趴在地上,被道具堵起来的小嘴在喘息着空气的同时,不断的滴落口水。 
  那白皙的圆臀上用粗体字写上了一个彩字。
 
  原来是小彩帮我准备的椅子阿,真是贴心呢。要好好谢谢她才行。黑蜂丽想 了一想,想到那贴心又能干的祕书,笑着转头走了出去。
 
  「彩小姐~这是第几次了呢~身为社长的祕书却这么没用。为了处罚你,这 次就来挑战一下这根会放电的触手吧~?我会陪你一起高潮的呢~嘻嘻~」 
  「呜~!呜呜~!呜~呜~!」
 
  会议室的门慢慢关上,无论是小米那兴奋的声音还是那似曾相似的声音一起 被隔绝开来。
 
  黑蜂丽慢慢的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社长午安~?」
 
  「午安~?社长~」
 
  沿路上员工们有精神的打着招呼,她们热情的走到黑蜂丽身边,跪在地上吻 着黑蜂丽的脚掌,丝毫不介意暴露出自己的翘臀和不断在肉穴中抽动的触手,起 身后走了开来。
 
  黑蜂丽突然有些疑惑,一般的打招呼会做到这样的卑贱吗?
 
  总觉得有些怪异,但脑中却突然像是蒙上一层雾一样,无论怎么想都想不出 答案。
 
  就这样黑蜂丽走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门前,走了进去。
 
  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自称爱德华的男人坐在那里。
 
  「博士。」黑蜂丽慢慢的跪了下来,正准备去轻吻着男人的脚掌。
 
  黑蜂丽的动作却突然的停了下来。
 
  (我…为什么…要亲吻这男人的脚呢…?)
 
  明明应该是自己做习惯的动作,自己却忍不住感到难以言喻的违和感。 
  「嗯?能力又衰退了吗?看来小丽你的精神力真的非常强大呢。」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黑蜂丽浑身颤抖着,晕眩和头痛不断的袭 击着自己。
 
  「看来也只差最后一步了呢。」我弹了弹手指。
 
  「这…这是!?」黑蜂丽突然间哀鸣出声。
 
  身上穿的那一对衣物,突然间分解为大量如绒毛般的触手,紧紧的吸附在黑 蜂丽的肉体之上。
 
  「这是…触手!?你…你倒底是谁!」
 
  「你怎么可以忘记我呢?小丽。」
 
  「是…是你!」
 
  触手绒毛吸附着黑蜂丽的乳头,钻进少妇的肉穴和屁眼之中,吸附着少妇的 阴蒂。
 
  「不…不要…拜託你!住手…!」
 
  「看起来小丽的身体还是一样得很诚实呢~」
 
  「你不开心吗?我回来了喔。你的主人,丈夫,爱人终於回来了。」
 
  「呜…呜…!不要…过来…!」
 
  触手钻进了女子的尿道之中,慢慢的,再一次的重新掌控住少妇的身体,将 她带回过去的那场噩梦之中。
 
  「久违的再会,我一直想要怎么样才能表达出我对你的思念呢。」
 
  「好啦,小丽,我这么久不在你也很寂寞吧?这么久时间没有人控制住你的 身体,你也觉得很不安吧?放心,我不会再离开了,你可以安心了喔。」 
  「不要…拜託你…不要这样…」
 
  少妇不住得害怕着,触手钻进身体里的熟悉感触让她的肉体诚实的做出反应。 
  或许已经来不及了,她就要回去了,回到那个就连排泄都能转化为快感的淫 欲世界中。
 
  自己的噩梦,自己的主人还是回来了,从地狱中爬了出来,再次站在自己的 面前。
 
  墙上的萤幕开始拨放着一个个的影片,被触手重新抓住的自己,像孩子一样 开心的笑着,一边将身上的触手散播到公司的每一个角落。
 
  第一个受害的,就是自己最信赖的祕书。
 
  『社长…求求您…快醒过来…!您不是这样的人…!拜託您…!』
 
  『嘻嘻~我现在才是真正得找回了自己呢~不为我感到开心吗~小彩~?』 
  影片内的黑蜂丽热情的吻住自己祕书的红唇,操控着触手,像男人一样侵犯 着跨下的女子。
 
  『小彩~小彩的小淫穴好棒~小彩以后就专门当我的肉椅子吧~?这样我就 能一直一直奸淫小彩的小淫穴了~』
 
  「不要…这不是真的…」黑蜂丽难以接受的看着影片。
 
  一个又一个,自己信赖的员工们在自己和男人的指使下,被触手贯穿肉穴, 一个个沦为触手的玩物。
 
  「小丽真色呢,居然一边看着影片自慰起来了。」男人笑嘻嘻的说着。 
  黑蜂丽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早在不知不觉的被松开,熟练的按压着自己的 阴蒂和乳首。
 
  黑蜂丽惊讶的松开双手,但体内对欲望的索求却不断涌上来,自己就像是无 可救药的毒品患者一样渴求的快感,无法被满足的痛苦让自己陷入煎熬之中。 
  「虽然过了很久,但小丽应该还没忘吧?」眼前的男人像孩子一样开心的笑 着,将那散发着腥臭气味的肉棒放在自己的面前。
 
  黑蜂丽下意识的伸出舌头,就要舔拭那根散发着诱人气息的肉棒。
 
  却突然的停了下来。
 
  (不对,我不是小丽,我是黑蜂丽…!)
 
  体内像是有一把火焰不断燃烧着一样,催促着自己对着久违主人的肉棒献上 最热情的亲吻。
 
  (我…才不会…屈服…!)
 
  「对了,听说那之后,你生了一个女儿?」
 
  黑蜂丽突然之间僵硬住,慢慢的抬起头,看着身前的男人。
 
  男人裂嘴笑着,看上去多么开心的样子。
 
  黑蜂丽却只感受到无底的恶意正准备把她拖进深渊之中。
 
  「你是…什么意思…!」
 
  刚建立起来的决心在男人的恶意面前,脆弱的不堪一击。黑蜂丽知道接下来 会发生什么,但她却只能朝着这条破灭的道路直直走下去。
 
  直至沉沦。
 
  「怎么这样说呢,身为孩子的父亲,关心一下我们可爱的女儿也是人之常情 吧?」
 
  「不准碰百合!」
 
  「嘿嘿,她的体内,可是流着我的血液呢。从我身上继承而来的魔力,会随 着她的年龄增长不断增加,烙印在基因里的繁殖冲动也会越来越难以克制。等到 她成年的那天…」
 
  男子贴着黑蜂丽的耳朵「体内的魔力会一瞬间转化成触手的养分,将她彻底 变化成只剩下本能的触手生物。」
 
  「你到底想要什么…」黑蜂丽张开了双唇,缓缓开口问着。
 
  「我?我只是来将这世界变得更加美好而已。」
 
  「抛下无谓的自尊,在欲望的驱使下重新化为动物,让那些英雌变回为了繁 殖儿存在的雌兽…!就像过去的你一样。」
 
  「那时的你多么美丽,在无尽的高潮快感之下满怀爱意的恳求着我在你体内 下种,在受精的喜悦之下昏眩过去。」
 
  「这才是你和那些英雌该有的样貌。」
 
  片段的记忆闪烁过黑蜂丽的脑海,一但回想了起来,黑蜂丽的子宫便不断的 开合着,隐隐作痛。
 
  无关自己的意识,自己那下流的身体不断渴求着那曾经体验过得快感,在渴 求着眼前的男人。
 
  「来吧,我可爱的小丽。」
 
  黑蜂丽终於发觉了,不管在这么反抗,自己的命运已经注定了也说不定。 
  黑蜂丽嗅了嗅鼻子,将肉棒上那让人沉醉的味道吸进体内,熟练的张开口, 说出了自从男子消失后再也没有说过的那句话。
 
  「小丽…小丽见过主人,请…请主人今天也…好好的…疼爱小丽。」
 
  黑蜂丽闭上双眼,低下头,对着久违的肉棒献上红唇。
 
  对着熟悉的味道,奇妙的安心感从心底深处涌上心头。
 
                ───
 
  我看着眼前的亲吻着肉棒的艳丽少妇,满意的笑了笑。
 
  「很好,趴着!让我好好回味一下你的肉穴!」
 
  黑蜂丽扶着桌子,将自己的肉臀微微翘起。
 
  感受着那根巨大肉棒重新回到自己紧实的肉穴之中。
 
  「呜…!」
 
  淫水慢慢的溢了出来。
 
  「看起来小丽也很想我阿~」我尽情的撞着身前的这对肉臀,急迫得把肉棒 一次又一次送进眼前美女蜜穴的深处。
 
  黑蜂丽的眼泪滴了出来,不只是感到屈辱,也为自己的淫荡肉体感到不争气。 
  被肏弄得快感如浪潮般袭来。
 
  难道自己真的这么下贱?被强奸过自己的男人肏弄而感到快感?
 
  「呜!」
 
  突然间,触手伸进了眼前少妇的臀办之间,在屁眼里开始转动了起来,将肠 内的汙物清理乾净。
 
  (是了,这是他喜欢的玩法之一,一定要把自己的肉穴都干过才满意。)黑 蜂丽回想着。
 
  「啊啊~不要~挖这么深~」黑蜂丽忍不住叫了出来。
 
  「你再说什么呢,这么久没有清理,当然要好好清理乾净阿~」
 
  「主,主人不在的时候~小丽都会自己清理小屁眼~所以~」
 
  「嘻嘻,小丽真乖呢,有好好服从主人的话。」
 
  黑蜂丽怎么样也说不出,自己是因为沉迷於灌肠的快感而每天清理着。 
  也说不出,当自己排出汙物的瞬间解放感中,总能回想起男人称讚自己的那 瞬间。
 
  「小丽~小丽最听话了~请主人多夸小丽一下~~」
 
  「小丽做的很好喔~服从主人的话~」
 
  黑蜂丽恍惚了一下,下意识的剥开自己的肉臀说着:
 
  「小丽准备好了~主人。」
 
  我慢慢的抽出肉棒,把肉棒用力顶进了黑蜂丽的紧实屁眼之中。
 
  紫红色的龟头撑开了黑蜂丽的柔软后庭,把那原本应该用来排泄的器官用大 肉棒狠狠塞满。
 
  温热的肠道不断蠕动着,吸附着肉棒,温柔包裹着,热情欢迎着征服者的回 归。
 
  在社会上以女强人的印象为人所崇拜的黑蜂丽,恐怕谁也想不到,现在正在 自己的办公室里翘着那对雪白的肉臀,任由男人奸淫着自己的下贱屁眼吧? 
  「啊~啊~~进来了,主人的肉棒进来小丽的屁眼了~」
 
  「小丽的屁眼真棒~过了这么久,还是夹得这么紧~!真是个骚屁眼!」不 断蠕动的屁眼肉穴紧紧吸附着我的肉棒,我一边享受的同时伸出手用力的拍了拍 少妇的浑圆肉臀。
 
  「啪!啪~!」
 
  黑蜂丽闭上了双眼,配合着肏弄扭起屁股,大声的呻吟着。
 
  「主人~主人~!」
 
  黑蜂丽的肉臀激烈的摇摆着,不断索取着被奸淫的肉欲快感。
 
  「小丽你想起来了吗~?你的本性~」
 
  「小丽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黑蜂丽快乐的淫叫声不断想起。
 
  「小丽是,小丽是~主人的小屁眼骚妻~小丽的屁眼是主人专用的肉棒套~!」 
  「小丽的好色小屁眼是性器官~是为了被主人肏弄而存在的~!」
 
  「请主人尽情的使用小丽的屁眼小穴~用白色的精液灌满小屁眼~让小丽的 性器小屁眼吸收主人浓浓的精液~在小丽的体内留下主人的印记吧~!」 
  听到这句话,我再也忍不住,在爱妻的紧实屁眼内快速抽动着,在最深处射 出大量精液,庆祝的我们的重逢。
 
  「啊~好烫~装得满满的~小丽~好幸福~~。」
 
  大量带着触手魔力的精液射进小丽的体内,如小丽所希望的那样灌满着那不 断蠕动着淫荡屁眼。
 
  大量的魔力从黑蜂丽的肠道逆流进体内,彻底改造着少妇的肉体。
 
  她那秀丽的长髪像是有了生命一般,慢慢的悬浮了起来,闪烁着紫色的魔力 光晕,一瞬间,黑蜂丽的长髪缠住了那雪白的肉体,一丝一线的在少妇身上编织 了起来,编织成了一件紧贴着肉体的紫黑色紧身衣。
 
  妖艳的肉体虽然被包裹住,反而却更显得淫荡。
 
  无论是丰满的胸部,饱满的肉臀,紧实的大腿,都能隔着衣物看见那美好的 曲线。被秀发包裹住的胸部形成两个饱满的乳袋,肉臀的股沟线条更是让人看了 就想用那对肉臀夹贴着肉棒股交着。
 
  乳袋的前方,乳头高高硬挺着,丝毫没有遮掩自己的打算。
 
  人类的黑蜂丽已经不存在了,现在存在的,只有身为触手眷族的自己,黑蜂 丽本能的认知到这点后,感受着高潮的余韵睡了过去。
 
  抖大的泪珠满怀着複杂的情绪从眼角滑落。
 
               ─────
 
  黑蜂丽趴在地上,如今的她有着完全不一样的装扮。
 
  黑蜂丽将魔女的尖帽摆在一旁地上,专心的用那对F罩杯的柔软巨乳和小嘴 服饰着我的肉棒。
 
  如今的她除了帽子和高跟鞋之外,就只有一根黑色长法杖,除此之外,黑蜂 丽可以说是全裸的。
 
  如今的她身上,茂密的黑色秀发从身后垂下,编织成了贴身的衣物,包裹住 性感的身体。
 
  但只要将手伸过去,秀发就会自动拨开,就能随意赏玩着底下的白皙娇躯。 
  现在她就将胸前长髪拨开,以方便自己用那对丰满巨乳夹住肉棒专注的套弄 着。
 
  「滋~滋~滋~」
 
  黑蜂丽低头含着紫红色的龟头,用那对巨乳专心推挤着肉棒。
 
  「小丽,以后你这身装扮的时候,就叫纺车的魔女吧。」
 
  「是的,主人。…主人决定好就是明天了吗~?」黑蜂丽,纺车的魔女吐出 嘴中的龟头,抬起头询问着。
 
  「嗯,做为你的初登场,我很期待喔?」我伸出手,轻轻揉捏着美人的娇嫩 乳头。
 
  「啊~…主人放心,现在穿着我们内衣的女人,都会是魔女的下仆,我会做 为主人忠实的魔女,把快乐和真理带给女人的…」
 
  「说的好。过来吧,让我射在你的漂亮脸蛋上。」
 
  「是的主人…请主人把又浓又多的牛奶,射在小丽的脸上,让小丽能带着最 美的装扮登场吧~」
 
  一波一波的白色精液喷满了黑蜂丽的脸蛋。黑蜂丽闭上双眼,用着脸蛋承接 着腥臭的精液。
 
  紧接着黑蜂丽低下头,将肉棒里的残精吸允乾净,舔了舔红唇上沾染的白色 汁液。
 
  「(百合…妈妈会保护你的…不管要牺牲什么…?)。」
 
               ─────
 
  怪人档案夹:
 
               纺车的魔女
 
  来历不明,年龄不名,女性。
 
  於XXXX年X月X日第一次出现,宣扬着女性应该回归应有的样子,使用 着特殊的长杖,被长杖喷出的水花溅到的女性突然间被触手纠缠住,被触手控制 着袭向一旁的女人,产生类似连锁反应。
 
  在魔法少女战队SweetFruits出现之后,果断的撤退。
 
  被触手缠住的女性在救出后,有着经历过连续性高潮的迹象,触手的来源不 明。
 
  危险度:C
 
                黑蜂丽
 
          32岁175cm55kgF罩杯
 
  恶堕名:纺车魔女
 
  主角的第一个受害者,在学生时期被触手监禁调教了整整半年,少女的身体 在发育期被不断的刺激着,在一年内从A罩杯发育成C罩杯。在被救出只后少女 的身材依然持续变化着。
 
  在被调教的期间内身体被不断开发,从一开始的抵抗与不配合,到后期一天 可以连续高潮近十次。
 
  被调教过程中因奸成孕,被救出之后生下一名女儿,抱持着女儿是无罪的想 法坚强的抚养少女长大。
 
  本来以为被救出来后人生就能回复正常,但却因为被抓走调教与未婚怀孕两 点在学生时期饱受歧视,丰满又敏感的身体更是被男性不断骚扰得目标,因此抱 有着男性本性顽劣的思想。
 
  大学毕业之后创立服饰公司命运之线,一家专门面相女性的服饰公司,公司 打着「掌握丝线,掌握自己的命运。」口号,专门生产各类的女性服饰,服饰中 编制进入特制的丝线,让衣服拥有优秀的防禦力。
 
  衣服在女性之间得到热卖,并获得了各种组织的大量订单,命运之线的服饰 已经变成了危险社会中女性保护自己的最好武器,同时也接受英雌们的战斗服定 单。
 
  「没有衣服的男性是野兽,穿上了是衣冠禽兽;而没有衣服的灰姑娘们穿上 了衣服,我们就能成为高贵的女王。」
 
  她得这一句话成为了现代女性的指标。
 
              =============
 
  改完了,但怎么改都觉得有哪些怪怪的地方。自己也不是很满意。
 
  写设定好开心,但是写文好麻烦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2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