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邪血欲腾】(1-13)


构思:情君
修改:情君
排版:zlyl
字数:61803字
下载次数: 132





                萌动篇

              第一章邪恶种子

  神、魔二族的交战,已经持续了好几万年,而这一次,将会是最后的一次,「巴菲特!这一次将是你忌日!」一名上身赤裸的魔族男性,站在魔族大军前,四条手臂各抓着一把长刀,白色的长发一根一根的就像是有生命的触手一样,紫色的皮肤,身上完美的肌肉线条充满了爆发力,粗旷的面容,拥有野性的味道,对着天空嘶吼着。

  「卡修恩!别太自信,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回应的人一身白色的轻装甲,将身体全都包裹住,双手各持一把剑及盾,金色的长发随着风,俊俏的面容,让不少的女性为之着迷,身材并没有像魔族之王-卡修恩那样的结实,反而智慧的气息,正是神族新一代的神王-巴菲特。

  「哼哼!这场战打完就知道谁胜谁败了!魔兵们!这一次我们将在天界饮酒作乐!」卡修恩的话,激起魔族高昂的士气,纷纷将手中的武器敲打着地面,大地随之震动,齐声的怒吼着:「吼、吼吼~~」

  巴菲特也不落人后,举起手中的长剑,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亮眼的金色光茫,激昂的说着:「这一次,将是我们与魔族的最后一场战争!不是我们死!就是他们亡!」神族士兵也举起手中的武器,回应着神王吼道:「喔、喔喔~~」
  二边的战争一触即发,「上!杀光他们!」卡修恩率先下令往神族大军冲去,牛头兽人随之跟上,血红色的双眼,舞动着手中的单斧,就像是狂战士一样,不畏死亡,让人看了战意就少了三分。

  神族也不是省油的灯,巴菲特冷静的应对,手势一挥,部队后方的弓箭手收到命令马上放箭,密密麻麻的箭在空中遮盖住了阳光,在地面上形成一大片的阴影,不少的牛头兽人注意到不对劲,马上举起手中的盾阻挡,箭如雨般的落下,来不及反应的牛头兽人就这样被万箭穿体,倒卧在地上,死的死,伤的伤,但牛头兽人依然勇往直前,盾上尽是满满的箭。

  卡修恩看到这种情形,马上下令,释放魔法-影雾盾,黑色的雾气在半空中形成一面盾,箭一打在黑色的雾气上就消失不见,像是进入另一个空间一样,巴菲特随即下令停箭,并指示剑兵冲锋,后方的神族法师吟唱着辅助魔法-神佑术,一道道的光圈加持在冲锋的士兵身上,增加身体的各项素质。

  魔族法师也释放法术-嗜血术,让魔族每砍杀敌人见血一次,身体的能力就随之提升一次,只是战后的副作用就是全身摊软无力,二军相战,牛头兽人将手中的单斧一挥,剑兵的头颅就往空中飞去,鲜血在半空中形成一道完美的拋物线,第二斧随即砍断在一旁剑兵的左手,断手的剑兵痛苦的哀嚎,血液飞溅在牛头兽人的脸上,血液让视线不明,断手的剑兵愤力的挥刀,砍断了牛头兽人的颈动脉,红色的血液就像是喷泉一样的喷出,让牛头兽人连哀嚎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倒地。

  卡修恩穿梭在神族间,四手不停的挥舞手中的刀,砍人就像是在割纸片一样的轻松,几乎是一刀一个,下手完全不留情,口中还不停的狂笑着,似乎是以杀人为乐趣,渐渐的,神族士兵察觉到实力上的差异,纷纷的远离卡修恩的攻击范围。

  「卡修恩!你的对手是我!就让我们之间做个结束吧!」面对卡修恩,巴菲特完全没有感受到恐惧,眼神中透露出来的只有这一战的坚毅及兴奋,卡修恩忍不住赞道:「好眼神!只有你才配当我的对手,准备受死吧!」

  「这是我要说的话!接招吧!」巴菲特不示弱反驳,并大步向前,将手中的长剑往卡修恩的身上砍去,虽然看似平凡无奇,仔细却可以看清剑刃上发着微微的光茫,强大的神圣力量就连卡修恩也不敢强接下这一剑,迅速的往后跳开。
  巴菲特微微一笑,了解到卡修恩也不是只懂用蛮力的莽夫,马上将手中的长剑往上斜砍补上第二剑,这让卡修恩来不及反应,只好用四把刀硬生生的挡下这一剑,锵的一声,刀剑相交发出如电光般激光,让周围不论是神族还是魔族,都不敢靠近这非他们所能面对的战斗,主动的让出一个圆型的范围。

  「圣光剑?!」卡修恩露出惊讶的表情,「好见识!想不到你竟然知道神族最强大的兵器,死在这把剑下应该感到光荣吧!」巴菲特一脸胜利在望对着卡修恩露出永别的笑容。

  「笑话!别以为这样就能对付我!接招吧!魔刀技-四邪刀!」卡修恩的四肢手臂突然暴涨,黑色的邪气从手掌渗出将刀染成了黑色,喝的一声,震开了巴菲特。

  被震开的巴菲特在地上留下了二条长长的拖行痕,但脸上的表情兴奋依然不减,反而似乎增加了更多,「好!被誉为魔族以来最强的魔王果然名不虚传!」
  「你也不差,竟然有办法控制圣光剑,不愧是最强的神王,这样下去没完没了,就让我们一次定胜负吧!」卡修恩说着,四把刀发着黑色的光凝聚成一把黑色的长刀,卡修恩四手紧抓着,长刀直立在脸庞,黑色的气息以自身为中心开始旋转,就像是小型的龙卷风一样。

  「如你所愿!」巴菲特将盾丢到一旁,双手持剑斜放在后下方,金色的风缠在巴菲特的四周围绕,二人所制造出来的气相互碰撞、摩擦产生出阵阵的电光,让本来彼此仇视的人马都忍不住停下来手边的兵器观看这难得一见的对决,而二人对周围的视线完全没有理会,眼里除了对方再也没有其它的人。

  「接招!魔刀技-暗月破灭!」黑色的长刀大幅度的绕到身后,刀刃拖行着地面一股黑色的邪气随之窜出,像是火焰一样燃烧着,长刀从下往上斜砍出,一片黑色刀波有如上弦月,拖行着地面往巴菲特扑去,看似平华简单的刀技,却蕴含着强大的魔力。

  「圣剑技-万魔诛杀!」金色的长剑带至与视线平行,双手看似没有任何的动作,但实际上却以高速度刺出每一剑,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金色剑网,每一剑都划砍了空气,形成后真空压缩着,迎上卡修恩的刀波。

  金色的剑网与黑色的刀气冲撞在一起,一阵狂风顿时暴开来,让周围的士兵被吹的东倒西歪,只有巴菲特及卡修恩不为所动,有如泰山一般,泥沙被狂风乱吹,在地面上形各大大小小的气旋,视线不明让人无法得知究竟是谁胜谁败。
  锵的一声,金属相撞击的声音从沙暴中传了出来,过没多久,狂风停止了下来,依然站立的只有巴菲特一人,卡修恩已经倒卧在血泊之中,只是在一旁多了一名魔族女性的遗体,只有胜利者才能站着。

  看似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的巴菲特,突然咳出了一大滩的鲜红血液,体力不支单膝跪在地上,苍白的脸色,让人知道他也受了严重的内伤,巴菲特看着卡修恩的尸体,又看了看手中已经断裂的圣光剑,目光随后又移动到了那名魔族女性的遗体,露出了敬佩的眼神。

  魔族少了卡修恩的带领,像是一盘散沙一样,就算拥有强大的肉体,也无法抵抗神族的攻势,在巴菲特的指引下,神族士气大增,将魔族打的溃不成军。
     ***    ***    ***    ***

  这天的夜晚,人界某处荒效的一个周围杂草丛生,荒凉破败,被人遗弃的房屋内,大大小小的脚步声不停,一名魔族女性不时的向外探里察看,紫色的长发,娇魅的脸庞带着一般淫邪之气,红唇微张,微微娇喘,紫色流光的一对媚眼乱转,显露出惊慌的眼神,露出雪白色的肌肤,圆滚耸突的胸部,只有二块黑色皮布遮住,却可以看见挺立的二点,肥臀高翘,细腰如柳,背部有一对是蝙蝠的翅膀,私密处仅有一件丁字裤勉强的遮住,穿着极为暴露。

  视线回到屋内,有另外一个相同穿着的金发女性,身材和在察看的女性不相上下,让人不禁想到这二位女性是不是双胞胎,纤细的双手恭敬的捧着一颗棒球大小的黑色光球。

  「王,外头似乎还在寻找我们的踪迹,不过,就目前看来我们的处境应该还算安全。」察看的少女转头曲身,两只雪白的球乳,向内一夹,微露着一条幽深诱人雪白乳沟,对着黑色光球恭敬的说道,二粒饱满的乳球也随之晃动。

  光球闪着光,发出低沉无力的声音:「嗯…过来吧…贝妮…和沙罗一起…在我的身旁…刚才要不是卡妮替我挡下最后一击拖延时间的话…我的元神早就和肉体一起死亡了……现在我光维持元神就已经很勉强了…会瓦解只是早晚的问题…只是想不到…魔族长年的根基…竟然就在我本来应该是最伟大的魔王卡修恩的手上毁掉…」

  「这…王…难道没有其它能够让你活下去的方法吗?」听到君王说出这样的话,让二名魔族少女不由得红唇张合有些惊慌的细喘着,曾经傲视一切的魔王竟然说出这样气馁的话,试图想要找出其它让王生存下去的方法。

  「生存…这词对我好象是难以办到的事…」卡修恩说出这样的话,让二名少女难掩失望的神情,就在这个时候,卡修恩似乎想到了些什么,脱口而出说道:「除非…找到邪恶种子!」

  「邪恶种子?」对于这个第一次听到的东西,二个人都感到好奇,异口同声的说道。

  「嗯!这是魔王代代相传的秘密…」卡修恩慢慢的将事情的来源交待清楚。
  在所有的一切都尚未成型前,创世神创立了天地和人界,本来想利用种子的力量创造出一个管理人界的天界,但一时失手,种子一分为二,裂变为两个不相同的个体,彼此间还势不二立,这就是后来的神、魔二界。

  本来创世神打算毁了这个失手之物,重新再打造出新的天界,但却发现分裂出来的魔界与本来的天界是完全不同的极端,一个光明无比,另一个邪恶无比,让创世神感到很有意思,于是将错就错,让神、魔二界共同管理人界和争斗。
  但种子在分裂时,靠近魔界的那端,有些黑暗的物质被抛洒出来,而流向创世神已造好的人界,聚变成为一个小小的邪恶种子,掉到了人界里,却不知道掉到人界的哪里。

  这个邪恶的种子,因是造出神、魔二界时,创造魔界的一部份黑暗的物质产生的,因而具有无穷黑暗力量,仅次于创世神,只要魔族将这力量拥有吸收,并将黑暗的力量用特殊的方法逐步激发出来,那魔这个魔族就会拥有连神王都惧怕的力量。

  邪恶的种子由于威力强大,神族害怕魔族得到,而被魔族击败,因此在有神、魔二界后,就开始下令寻找,在找了二万年后,始终找不到种子的任何影子,到后来就逐渐停止去找寻和淡忘了此事。

  魔族亦是如此,普通的魔族也渐渐的淡忘这件事,只有每一代的魔王,还是代代相传这个秘密和在看到种子后的认知方法,但也停止了去寻找,就这样过了几万年。

  而认知的方法就藏在我战前交给沙罗的黑色护符内,听到这里,沙罗伸出纤纤玉手将护打开来,里面果然有一张已经泛黄老旧的牛皮纸,打开来看,上面写着关于确定种子的认知方法,只能在近距离和没有被物体阻隔的情况下才能感应的到。

  「找到这个就能够王复活吗?」贝妮眨着明亮的双眼,好奇的问道。

  「嗯…还能让我得到更强大的力量…」听到有办法让王复活后,二个魔女的媚脸上失望全都一扫而去,虽然不知道要花多久的时间。

  「可是王现在的身体有方法可以撑到那时候吗?」沙罗很快的抓到了重点,柔声的说着。

  「呵…不愧是沙罗…果然很聪明…我只要将元神分摊到二样器具内…再以魔器里的魔能来养护和封印元神…这样就能够延续我的生命了…直到你们找到种子…同时再在人界寻觅一个阴柔些的男性…再把找到的邪恶种子…有魔族特有的方法…注入到这个寄主人类身上…再同时用方法…不断激发这个人类体内的邪恶种子的能量和威力…之后待将种子的邪化激发到极限…溶合到这个人类身上后…再把我的元神用方法放入到这个人类体内…并利用已激发了的威力无比的邪恶能量…来启动我的元神…使我完全复活…然后我再占据这个人类的肉体…并占据吸收其体内的强大的邪力…这样就可以打败神界…并可以再次实行魔界长久以来…要邪化三界的宏愿了…」

  二女听到此,二话不说的纷纷拿出一样器具,分别是长剑及武士刀,没有例外,都是统一的黑色。

  「很好…再一次的献出…你们的肉体吧…」光球飘浮在半空中,散发着微弱的光茫。

              第二章元神交流

  贝妮迅速的除去身上仅有的几件勉强称得上衣物的布料,仿佛迫不及待的样子,紫色的眼瞳尽是满满的情欲,露出雪白弹性的肌肤,饱满圆润的乳球,紫色的耻毛,匀称的双腿,丝亳不遮掩自己美好的身材。

  沙罗也不落人后,接着将衣物也脱去,和贝妮不同的是,纤细的水蛇腰,白里透红的滑嫩肤质如同新生儿一般,雪腻挺拔的玉乳,修长的粉腿,丰满雪臀,娇魅的脸庞带点羞涩,洁白的玉手有些不知要摆哪。

  贝妮主动与沙罗相拥爱抚,一场情欲戏就这样展开,贝妮将二片娇嫩的樱唇贴上,与沙罗拥吻,唇分间,双舌灵活的交缠在一起,难分难舍,香涎在彼此间交流,纤纤手指搓揉着挺立的乳尖,喘着轻柔的气息。

  沙罗不甘示弱,如葱般的小指,探入贝妮红润欲滴的肉贝,刺激着敏感的肉芽,下体遭受如电极般的快感,让贝妮发出娇魅的呻吟声:「啊…」分泌出情欲的汁液。

  漂浮在半空中的黑色光球,光茫更甚,放射出无限深沉的黑暗,连光线都无法透过,迅速的移动到贝妮的腹部上,光球穿过皮肤缓慢的溶入,在外表还泛起像是水波一样的波纹,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的二女,脸上尽是惊讶,但渐渐的,贝妮的眼神慢慢的涣散。

  当光球完全的进入后,贝妮就像是尸体一样,一动也不动,双眼无神,见到这样的景象,沙罗虽然讶异,但玉指的动作依然没有停下,在贝妮的湿淋淋的肉壶挑逗着。

  在贝妮的精神世界中,一张豪华的黄金色大床,搭配上白色镶金边的床单,简单中极尽奢华,就像是在宫庭内,在床上,现出元神形体的卡修恩双手将贝妮元神体的二条纤细雪白的玉腿拉开,露出有如处子般粉嫩的肉穴,巨大的肉茎不停的进出,粗鲁的动作带出稚嫩的粉色蜜肉,甜美的花蜜随之四溢。

  「啊、哈…王的…好大…好棒…贝妮…要、要死掉了…唔、哼…」洁白的细长的手指紧紧抓着床角,红润的俏脸不停的左右摆动,紫色的长发随之四散,透明的香涎从嘴角流出,疯狂的样子可想而知。

  贝妮胸前的二粒雪白乳球,随着卡修恩的抽动,上下跃动着,就像是二只白色的玉兔一样,刺激着卡修恩的视觉,忍不住伸出另外二只厚实粗大的手掌,紧抓着,黑色尖锐的指甲刺在敏感的乳肉上,疼痛感让贝妮不禁皱起二条柳眉。
  卡修恩并没有因此放松,反而更加的粗鲁,不停的搓揉着,在手中变幻各种不同的形状,从指缝中溢出,在雪白的乳球上留下五个红色的指印,稚嫩的乳肉怎么有办法禁得起这样的动作,贝妮的眼角早已泛出晶莹的泪水,看似痛苦的模样却发出愉悦的呻吟声:「啊哈…再、再用力一点、嗯…好、好棒…」

  「嘿嘿…真是淫娃一个…夹的这么用力,想让我射出来吗?」卡修恩用淫贱的话语羞辱着贝妮,反而让贝妮的肉璧不规距着蠕动,就像是在按摩一样,刺激着卡修恩的肉茎,舒爽的感觉让卡修恩放开抓着贝妮的双脚,紧抓着有如水蛇般的腰,全力冲刺着,每一下都挺进花蕊深处。

  在贝妮娇躯外面,沙罗服侍着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贝妮,甜美的樱唇吸吮着乳峰上的粉色宝石,不时用牙齿轻咬着,灵巧的舌头在粉嫩的乳晕上打转,一只雪白娇嫩的手搓揉着另一边的乳球,匀称的大腿在贝妮的私密处摩蹭着,虽然没有意识,但贝妮的小嘴还是不自觉的发出诱人的娇吟,双腿间的花蜜也不停的分泌出,在床上留下一片清楚的水濆,空气中充满了淫靡的气氛。

  「啊、啊…不、不行了…感觉…比平常还棒、要、要泄了、啊、啊啊~~」在卡修恩下体不停的冲刺下,贝妮娇躯内的元神体终于达到了欲望的高潮,颤抖着娇弱的元神身躯,从二片红唇中发出高昂的呻吟声,泄出了元神阴。

  冰冷的感觉冲刷着卡修恩的肉茎,异样的快感刺激着卡修恩,嘶吼着一声后,浓稠的阳精一发接着一发的射向贝妮的花心。

  在贝妮元神体的子宫内,元神阴与卡修恩的阳精彼此交流融合,形成一个混沌不明的黑白相间的光球,缓慢的上升,从贝妮的体内浮出体外,飞到卡修恩的掌心,大小和苹果差不多。

  卡修恩看了一眼,轻皱着眉,摇了摇头,似乎不是很满意,看了贝妮一眼后,就这样凭空消失了踪影。

  不明白在贝妮的体内发生什么事的沙罗,还不停的在贝妮的身上探索爱抚,轻挑着所有的敏感点,而卡修恩再一次化成了黑色光球,从贝妮的体内钻出,在沙罗还没注意到的时候,随即进入了沙罗的体内。

  沙罗就像是断了线的操线木偶,双眼失去了焦距,身体的动作全都停止,摊软在贝妮的身边。

  与贝妮不同的事,这一次就像是在宇宙,四周一片黑暗,只有闪着微弱光茫的星星在照明,二人的元神体漂浮在半空中,并相拥不断时慢时快的绕圈转动着,完全没办法分清方向,从贝妮体内得到的黑白相间的光球环绕在卡修恩的周围,就像是地球绕着太阳,沙罗魅体内的元神紧拥着卡修恩的身体,如同一只八爪章鱼,双峰贴在卡修恩的胸前,像是夹心饼一样,往周围扩散。

  卡修恩粗厚的双手抓着沙罗丰腴的翘臀,尖锐的指甲在雪白的美臀上留下一道道鲜红色的抓痕,让人看来触目惊心。

  沉溺在欲望漩涡中的沙罗,似乎不以为意,脸上尽是享受的神情,粗大的紫色肉茎,将柔软的肉贝撑到最大,在粉色的肉壶内不停的进出,每一次出来,都夹带着大量的透明汁液,蜜肉也不住外翻。

  沙罗在卡修恩的耳边,伸出有如蛇一般的蛇信,舔弄着卡修恩的耳垂,不时在耳内吹气,酥麻的感觉让卡修恩不自觉的颤抖,忍不住说道:「这么快就想要了,真是淫乱!」

  「还不是…啊、啊、不、不要、这么快…会、受不了、嗯哼~ 」就在沙罗想要反驳的时候,卡修恩冷不防的加速摆动起下身,刺激着沙罗的敏感点,搞得沙罗浪叫不断。

  在精神方面达到高潮的贝妮此刻才清醒过来,灵动的双眼睁开来一眨一眨的,活像是天上的星星,玲珑的身体曲线,雪白的肌肤,伸手轻掩着暴露在空气中的酥胸,腿间湿淋淋的一片,回想起刚才的一切,让贝妮脸上泛了一层红晕。
  转头看着倒在一旁的沙罗,刚开始贝妮还不明状况,轻声叫唤着沙罗,看到没任何的反应后,贝妮随即明白是怎么回事,嘴角忍不住窃笑,一脸可爱淘气的模样。

  二条修长如耦般的手臂,眯着狡讦的双眼,缓慢的往沙罗引以为傲的双峰伸去。

  「嗯、哈…讨厌…怎、怎么感觉更棒了…啊哈…胸部…好、麻…」听到沙罗的呻吟声,卡修恩笑道:「嘿嘿…看来贝妮醒过来了。」

  「啊、不、不要…这感觉太强了…会受不了…啊哈…可恶…贝妮等下就完了…」沙罗发着愉悦的娇呻埋怨娇体外贝妮的行为。

  卡修恩听到反而觉得好笑,伸出粗长的中指在沙罗的菊花蕊上抚摸着,虽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但突如其来的感觉,还是让沙罗措手不及,露出惊谎的神情。

  「嗯啊~~哈、啊…」卡修恩的手指在没有润滑的情况下强行进入,后庭被异物入侵,沙罗全身僵硬紧绷着身体,肠内不规距的收缩蠕动,就像婴儿的嘴在吸吮着卡修恩的指头。

  花径内也是如此,紧紧吸咬着卡修恩的肉茎不放,就连抽动都有些困难,尾椎上传来酥麻的感觉,让卡修恩差点精关失守,赶紧放慢速度调整呼吸,稍微平息一下激昂的情绪。

  「夹的好紧…差点害本王射出来…呼、呼…看本王的厉害!」卡修恩将第二根手指强行插进了菊花洞内,沙罗忍不住发出痛苦的低吟:「啊…要、要裂开了…屁股…要开了…啊…」

  屁眼被硬生生的塞进了二根手指,仿佛要被撕裂一样,沙罗表情疼痛难耐,但卡修恩却享受到更多的愉悦,花径内收缩的更紧,刺激着肉茎上的每一根神经,玩弄着沙罗的身体,卡修恩享受着征服的快感。

  肉茎再一次的活动起来,进行着生物最原始的行为," 啪哒啪哒" 的肉体撞击声,不停的传出,搭配上沙罗如黄莺般的呻吟,像是演奏美妙的乐器。

  在精神世界外,贝妮一脸贼样,在玩弄着沙罗雪白完美的肉体,似乎有些报复的意味在,纤细如葱般的玉指,在突出的阴蒂及微微收缩的菊花纹上来回挑逗,樱唇在乳尖上吸吮,灵巧的香舌不时的舔弄。

  使本来洁白如雪般的肌肤,泛着如樱花般的粉色,看起来特别的诱人,让人忍不住想要狠狠的咬上一口,股间的肉壶,源源不绝的流出甜美的蜜汁,顺势流进了微开的菊花内,还有几滴滴落在床上,留下淫乱的证明。

  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卡修恩努力摆动着下身,在最后的时候,发着低沉的嘶吼声,将炙热的滚滚浓精全注入了沙罗的子宫内,在热精的冲击下,沙罗的元神像虾子一样弓起美背,释放出了元神阴。

  浓精与元神阴,二者相互融合,发着微弱的七彩光茫,化做一颗苹果大小的光球,从沙罗元神体内浮出,飞到了卡修恩元神的身旁。

  卡修恩化做一颗黑色光球,将从贝妮及沙罗体内得到的元神阴和元精混合后产生的苹果大小的光球吸收消化,散发着诡谲的黑色光茫,从沙罗的肉体内钻出,重新回到真实的世界,并分化为二颗大小相同的一黑一白的球形物。

  二颗光球随即以迅雷不及眼的速度射向放在一旁的二把魔器上,长剑发着强烈的日光,武士刀发着深沉的黑光,二者彼此牵引抵消,在冲击下,贝妮就晕了过去。

  当光茫过后,一切归于平静,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一样,剩下的只有二名裸体的魔族女性及二把魔器。

  此时,门外传来一阵零乱的脚步声及叫喝声,屋内二女娇脸上,分别露出惊慌的神色,彼此对看一下,连忙穿起衣物,拿起二把魔器,纤腰急扭,慌乱的从窗口飞出…随即在二女身后,屋内传来一阵撞门声,和叫喝声:「那二个魔女向那边逃走了,快追…不要让她们跑了…快追…」

     ***    ***    ***    ***

  这世界上,主要有一块大陆,称之为巴菲特,这是为了纪念神王的努力,其它则是零散的海岛,在大陆上本来有各式各样的国家,后来在人界有文明的万年多内,经历大大小小的战争后,那个时代,被称为暗黑时代,剩下来的大国就只有基努斯、修巴特、贝多卡及多梅拉等四大国所管制。

  基努斯,位于大陆的东北方,在四国中国力算是最弱的,那边的地形以山脉为主,也因为适合防守才得以存活下来,在这里生存的人民,不管男女老少,身体个个健壮,可以说是天生的战士,其自然资源十分的丰富,全归功于险恶的地形。

  修巴特,位于大陆西北方的草原地,主要由游牧民族所组成的国家,决定事情是由各部落的领袖相聚在一起讨论,其骑兵是出名的强大。

  贝多卡,位于大陆的西南方,由于建立在沿海一带,因此港口发达,以经商为主,是最为繁荣的国家,其经济是最为强大,各国的交易都必须仰赖贝多卡,因此对于贝多卡的君王都要让三分。

  多梅拉,位于大陆的东南方,其魔法及医药十分的发达,是个充满魅力及神秘感的国家,世上不少知名的大法师几乎都有到过多梅拉朝圣的经验,甚至还有人说过:「没到过多梅拉,别说你学过魔法!」

  四国间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谁都不想去破坏,就这样过了和平的数百年,直到这一年,在平静无奇的小村落,一段黑暗传奇的开始。

[ 本帖最后由 zlyl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