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失落的记忆】
【失落的记忆】
 
               失落的记忆
 

 排版:zlyl
 字数:7936
 
                一、
 
  十月的东京,永远是雾蒙蒙的。
 
  从京元大厦的办公室窗口望出去,只能看到近处几座同样灰暗的摩天大楼, 其他的一切,只是笼罩一片迷蒙的雾中了。
 
  我不喜欢这种灰暗,一如东京的人情世故——永远是那麽彬彬有礼,却永远 让你无法接近……
 
  「叮铃铃……」一阵电话声将我从胡思乱想中惊醒。
 
  「喂,你好」
 
  「你好,是俊也君吗?」
 
  悠悠的女声,带着明显的北海道口音,我知道是阳子打来的。
 
  「是我,是阳子吗?」
 
  「嗨。」那边沉默了一下「俊也,我……想你」
 
  「我也想你」我感觉心跳有些加快。
 
  毕竟,有人牵挂的感觉绝对是幸福的。
 
  「阳子,我也想你,只不过我现在实在太忙……」
 
  那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如果阳子能看见我电脑屏幕上那些无聊的明星花边新闻和艳情裸照的话,感 觉就不仅仅是遗憾了吧?!
 
  「这样吧,我尽量抽空回来陪你,现在,我有个会议要参加。下次再打电话 给你,再见,我的美女,吻你」
 
  我放下电话,轻轻跌回到沙发里。
 
  妙高阳子,我大学时代的女友,同学公认的系花,如果说我在刻意逃避和这 样的女人相处,你一定会认为我有病。
 
  不过事实的确如此。
 
  阳子的确漂亮,也很温柔,而且善解人意。
 
  你可能会说——这样的女人也不难找嘛!
 
  可是,如果你知道她是有着30亿资产的尾张株式会社社长妙高远雄的独生 女儿的话,可能就不会这麽想了吧!
 
 我有足够多的理由令阳子为我痴迷——我可以在她不开心的时候用幽默风趣 
  的谈吐哄她高兴。
 
  我可以在她想逛街的时候以专业的眼光为她选购时装。
 
  我可以在情书里将相思娓娓道来。
 
  我可以在舞场上和她共舞到晕眩。
 
  圣诞节时,我会用新奇的手法和她一起装扮圣诞树。
 
  情人节里,我会用不同的方式表达相同的爱意……
 
  然而,有一点我的确无法做到。
 
  那就是,每一次当她雪白温软,娇柔妩媚的胴体扑入我怀里的时候,我竟然 缺乏一个男人应有的热情。
 
  而这,正是我逃避她的理由。
 
  也许,我只是将她当作一个纯洁美丽的化身而已。
 
  也许,我所有的欲望,已经留在了青森那个叫做朝比奈的海边小镇了。 
  青森,碧蓝如水洗过的天空,苍翠欲滴的绵延森林,蜿蜒崎岖的山麓,冬季 温暖如春的酸汤温泉,都那麽令人难忘。
 
  最最难忘的,是零代夫人曾经轻轻抚摩我的那双温暖的手……
 
                二、
 
  我,伊藤俊也,27岁,东京帝国大学金融贸易系的硕士生,毕业后就供职 于现在的这家公司—帝元公司,凭着「能力」和「手段」,短短五年间,已经成 为公司董事和贸易课课长,进入其中心权力层。
 
  这主要应该归功于我的生活经历吧,当然运气也是主要的——如果董事长明 枝夫人不是一位寡居的半老徐娘,如果我不是凭着对中年美妇所特有的「经验」 
  成为她的入幕之宾,也许就不会拥有现在的地位。
 
  「生活经历」,我不禁嘲笑起自己的逻辑,如果生活强加给自己的变数也可 以沾沾自喜地称做经历的话,到不如去感慨命运的无常来得更真实些。
 
  我的父母在我上中学的时候就去美国谋求发展,为了不影响事业,于是将我 从东京送到了青森朝比奈小镇的祖母家。
 
  说是小镇,其实朝比奈更象一个海边的小村,这里地广人稀,即使是邻居, 也常常隔着一公里左右的距离。
 
  与东京的繁荣喧嚣比起来,朝比奈小镇的生活平静的有些无聊。当然也有例 外,我经常可以听到零代夫人和祖母聊天时吃吃的笑声。
 
  零代夫人的别墅就在祖母家的北边,相距大概二公里路,她的丈夫是一艘大 型货轮的船长,常年工作在外,一个月里难得回来几天。这让生性活泼的零代夫 人不免感到寂寞。于是经常跑来和独居的祖母霜月夫人聊天。
 
  我那时已经是初谙人事的毛头小子,有时听到零代夫人有些露骨的笑话,也 不免会脸红,进而觉得这个女人很「无耻」,可也奇怪祖母听到这些下流话时的 暧昧表情,其实现在想想,两个正值虎狼年纪的女人,正常的欲念无法满足,通 过言语来发泄一下,也的确是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
 
  说实话,我并不讨厌零代夫人,虽说已经四十多岁,可是由于安逸的生活条 件和注重保养的生活习惯,岁月并不曾在她的身上留下更多的痕迹,她的肌肤雪 白,体态丰腴,眉目间有一种成熟女人别样的妩媚,有时她有意无意间充满诱惑 的笑容,对我来讲无疑是致命的。
 
  然而我终究不敢多想,只是在祖母召唤时,出于礼貌地陪伴一会儿,席间为 她们倒几次茶水而已,我感觉零代夫人看我的眼神有些复杂——赞赏中有一些火 热,怜爱中有一丝欲望,虽然在东京时就有女生为我挺拔的身材和俊秀的相貌而 倾倒,然而,对于零代夫人,我更愿意理解成长辈对小辈的关爱而已。
 
  只是那个新年的暴风雪之后,一切都发生的变化……
 
  「俊也,董事长有事,让你去她办公室一趟」不知什麽时候,董事长贴身秘 书——晴美小姐微笑着站在我的面前。
 
                三、
 
  「董事长有事找我,难道晴美姐没有事?」我轻轻地抚摩着她的手,调笑道。 
  「俊也,别闹了」晴美脸颊绯红,一边拿开了我的手。
 
  我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晴美以为我要出去,便跟在我的身后。
 
  来到门旁,我迅速锁掉房门,然后,转身将晴美紧紧抱住。
 
  「俊也,别这样,这里是办公室」晴美想挣脱我的怀抱。
 
  我用一个热吻堵住她的红唇。
 
  办公室又怎麽了,昨晚,在星野公寓的天台,我们不是在星空下极尽缠绵了 麽!
 
  接吻的感觉真好,我吮吸着晴美散发着紫丁香气味的樱唇,贪婪而热烈。 
  鬼知道是我的挑逗发挥了作用,还是她也有着相同的欲望。我感觉晴美的呼 吸加重,鼻息中开始有了难以抑制的呻吟声。
 
  小小的蕾丝乳罩早已被我解开,娇小的晴美姐虽然已经37岁了,可乳房却 依然坚挺饱满,而且异常敏感,我的双手刚一接触,她鲜红的乳头便直立起来, 甚至连乳晕上的小豆豆也膨胀起来。
 
  手掌心传来一阵酥麻的感觉,我轻轻地咬着晴美的耳垂:「姐姐,我想吃你 的草莓」
 
  「恩」她轻轻地点了点头「俊也弟弟,请温柔些。」
 
  我低下头,嘴巴轻轻叼住乳头,用舌尖来回刮擦着乳尖,温软嫩滑的乳头在 我的嘴巴里跳跃着,晴美姐将身体向后仰,硕大的乳房显得更加丰满,我索性张 大嘴巴,仿佛要将这宝贝尽吞口中,我的牙齿开始有节奏地轻轻咬起那颗鲜红的 草莓来了。
 
  「哼……哼……俊也,轻些,啊,姐姐好高兴啊。啊……啊……」
 
  我用手撩起她的裙子,隔着薄薄的蕾丝三角裤,我感觉她那里已经潮湿而火 热,我开始在她的秘处慢慢来回摩擦起来。
 
  「俊也,别这样,啊,姐姐受不了了,快,我要你……」
 
  「要我什麽?」我故意问道。
 
  「你好坏啊」晴美轻轻地捶了我一下,另一只手却急切地隔着裤子揉搓起我 充血膨胀的阳具。我已经无法忍受了,急忙脱掉裤子,那跟20厘米长的大宝贝 已经直立起来。前端已经留出了一些粘粘的液体。
 
  晴美的三角裤也早已滑落在地板上,我将她拦腰抱在胸前,两脚分开搭在我 的腰部。,「姐姐,就这样搞吧。」我要用出众的腰腹力量让晴美享受从未体验 的性爱快感。
 
  晴美惊奇地瞪大了眼睛,然后带着一丝感激的兴奋,冲我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我感觉自己的巨莽已经进入了她幽深湿热的峡谷,蜜壶中柔软的淫肉将它温 暖得竟有些眩晕,我挺起腰,准备开始释放蓄积起来的欲望。
 
  「晴美姐,我来了……」
 
  我知道一个中年离异的女子一旦被勾起欲望,将是难以满足的。这也许正是 我喜欢征服她们的原因吧。
 
  晴美俯在我的肩膀上,也许是兴奋吧,轻轻的呻吟中竟夹杂了一点哭泣声。 
  「嗒嗒嗒……」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四、
 
  我和晴美吓得屏住了呼吸。
 
  「俊也,是我,请开开门」是董事长上田美枝的声音。
 
  我暗暗叫苦。
 
  大白天,关上门在办公室里作爱,真刺激啊。
 
  也许正是这种新奇感让我有了今天荒唐的举动,不过现在才发现事情的严重 性,如果让美枝看见我和晴美在一起,那还了得!
 
  假装不在看来是没用的,我只好硬着头皮答道:「董事长,请等一下」然后 赶紧穿好衣服,将吓成一团的晴美推到隔壁小间的壁橱里藏了起来。
 
  门终于开开了。
 
  站在门口的美枝一脸忿怒,本来嘛,哪有下属让上司等的道理。
 
  「董事长,真的很抱歉,刚才脱了衣服在沙发上打盹,让您久等了。」趁说 话的时候,我飞快地摘下了挂在门口的「请勿打扰」的牌子。
 
  「上班睡觉,你就是这样给下属做表率的吗?」董事长当然是董事长,仍然 不依不饶。
 
  「昨天晚上陪客人喝酒有点累。」我压低了声音,讪笑道「再说您对我的特 别关爱,我还真有点消受不起。」
 
  「去,没一点正形。」美枝的老脸粉红,轻轻地啐了我一口,旋即又露出一 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她一定是为自己在床上所爆发的激情有一些羞怯和得意吧。 
  「真没用!」她靠近我,轻轻地闭上眼睛。
 
  哈,老太婆了,还学小姑娘索吻,我心里笑道。
 
  想归想,不过50岁的美枝的确驻颜有术,光滑细嫩的脸庞上,竟然看不到 任何黑斑和粉刺,只有眼角有几丝细细的鱼尾纹,而且散发着一种月桂和青草混 和的香气。
 
  我轻轻地在她唇边印上了一个吻。
 
  「美枝,好香啊!」我发出由衷的赞美,而且特意改叫起她的名字。
 
  「傻瓜,是前几天你从巴黎带回来的,人家还是第一次用呢。」
 
  我突然响起这是上次在巴黎公干时,特意买的新上市的香水,本来打算送给 阳子,可她因为临时有事,不来东京了,所以就送给了美枝。
 
  本来以为如此有钱的贵妇不稀罕这种不甚值钱的小礼品,因为同她给我的零 用钱比起来,真是九牛一毛了。谁知道美枝如此重视我的礼物,也许我们之间不 只是单纯的性欲吧?
 
  「我现在就想……」我想揽住她的腰肢。
 
  「真是的,你们男人……」美枝笑骂道,委婉地推开我的手,但看的出,她 很高兴。
 
  「今晚,我在老地方等你。」美枝把别墅的钥匙交到我手里,「这把钥匙以 后你用。」说罢,迈着轻盈的莲步,款款而去。
 
  「啊……」我轻轻地松了口气,急忙去小间看看精美姐。
 
  当我把晴美从壁橱里放出来后,发现她也是一脸怒气。
 
  「老骚货走了?」
 
  我点点头。
 
  「差点儿没把我憋死!」
 
  「晴美姐,真对不起,要不我们继续?」我嬉皮笑脸。
 
  「算了吧你!」晴美仍有些怒气未消。不过,很快就羞羞地低了头:「人家 已经自己……」
 
  「好你个晴美姐!」我终究没有忍住,嘿嘿地笑起来。
 
  「还笑呢,都是你害的。」我的前胸马上挨了几记粉拳。
 
  「好了好了,晴美姐,明天,我陪你去银座,咱们好好逛一下,算我赔罪!」 
  「还算有良心。」晴美姐终于有了笑脸,但仍有些憾意,缓缓地离开了。 
  上野的樱花别墅群,东京的富人区之一,美枝的别墅坐落其中。
 
  我轻轻地打开别墅的房门,发现一切都在黑暗中,只有浴室里亮着昏黄的灯 光。
 
  「俊也,是你吗?进来帮我搓一下背吧」美枝熟悉的声音从里面悠悠传来。 
  我慢慢地推开浴室的门。
 
  美枝背对着我坐在浴缸上,一片旋目的雪白在雾气的包围中,更给人很多的 遐想。
 
  她的腰肢细软,竟如同少女般俏丽,一头乌黑的长发延伸到腰际,更添了一 些成熟的妩媚,尤其是那浑圆丰满的屁股,竟令我有了初尝性爱滋味的少年般的 冲动。
 
  温暖的房间,蒸腾的雾气,裸露出迷人娇躯的成熟美妇——青森朝比奈那个 令人永生难忘的夜晚,再一次回旋在我的脑海……
 
                五、
 
  十七岁那年的冬天,青森遭遇了百年不遇的恶劣天气,变得异常寒冷,连一 向身体很硬朗的祖母也得了重感冒,于是,便让我一个人去给零代夫人拜年。 
  我当然觉得很高兴,因为零代夫人几个月以前刚刚死了丈夫,大概是暴风雨 造成的沉船。所以,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来和祖母聊天了。一想到可以见到零代阿 姨的兴奋感,我才发现自己原来挺喜欢这位中年美妇的。
 
  壁炉里炭火缓缓地燃烧着,我坐在零代夫人的客厅里,对面,面色红润的零 代夫人露出恬淡的笑意,丝毫看不出丧夫的悲痛。
 
  我简单的说明了来意,零代夫人很高兴,「难得你们祖孙俩还记得我,我这 段时间没有去看你们,主要是怕别人说闲话,其实,我还是很想你们的」说完, 她意味深长地瞟了我一眼,感觉有些火辣辣的。
 
  我赶紧低下头去,心里却有了几分莫名的悸动。
 
  本来想说几句客套话就告辞的,但零代夫人一定要留我吃过中饭,望着外面 越下越大的雪,我也就答应了。
 
  「等雪小一点儿再回去吧」我心里想到。
 
  午餐很丰盛,有生鱼片、日式烤鳗鱼、大虾天妇罗、鸡素烧,另外还有我最 喜欢吃的江户前寿司。因为仆人都回家过年了。所以,这些都是零代夫人自己的 杰作。
 
  「阿姨,想不到您还有这麽好的厨艺!」
 
  「俊也喜欢吗?那以后天天到阿姨这里来吧。」零代夫人竟露出一丝轻浮的 笑意,言语挑逗中,在桌子下面用双脚轻轻地摩擦着我的脚。
 
  隔着丝袜,我也能感觉到她体温的热烈。
 
  「我想,我该走了。」我觉得嗓子有些发干,少年体内隐藏着的欲火仿佛已 经被微微唤起。
 
  「俊也,难得来一次,就多呆一会吧,再说雪这麽大。」
 
  我望了望窗外,天空中依然洒落着鹅毛般的大雪。
 
  「我去午睡了,你没事的话就看看录影带吧。」零代夫人随手指了指,就上 楼休息去了。
 
  百无聊赖中,我随手拿起一卷录影带,准备打发掉一些时光。
 
  然而当我打开录影带时,眼前的一切却让我惊呆了。
 
  屏幕上,两个雪白的肉体交缠在一起,发出令人消魂的呻吟声,男主角大概 也就十七八岁,正在忘情地舔噬着女人的大阴唇,小阴唇和阴蒂。而女主角的年 龄明显偏大,小腹也有些微微隆起。她也用嘴巴含住男人的阴茎,卖力的上下套 弄着,两人不时发出「喔……喔……喔」的叫声。从两人的相貌和年龄来看,分 明是一对母子。
 
  母子乱伦!!!!!!
 
  以前在东京时,曾经听同学们议论这些东西,但我自小家教甚严,所以,也 没有机会看到这些东西,却想不到,在这里……
 
  欲望终于战胜理智,我将声音调低,兴奋地继续往下看:
 
  沒有几分钟,儿子就达到了高潮,而且把他的精液全部射进了妈妈的嘴巴里。 
  妈妈没有丝毫的厌恶,将儿子的精液尽数吞入口中。并继续吮吸着儿子的肉 棒,不一会,儿子的阴茎又硬了起来。
 
  直见妈妈张开了她的双腿,用手抓住了儿子的阴茎,对准了她的阴道,说道: 「来,用力向前!」
 
  儿子照妈妈的話用力將他的阴茎向前頂,妈妈大叫了一声「啊!」
 
  儿子仿佛被吓着了,停止了做抽插的动作。
 
  这时突然听到妈妈說:「好舒服,好舒服,再让妈妈幸福吧!」
 
  儿子仿佛受到了鼓励,开始拼命地进攻起妈妈的淫穴,硕大的鸡巴在肉洞中 飞快地进进出出,卵丸打在妈妈的肚皮上,发出清脆的啪啪声,妈妈淫荡的小穴 中,不时冒出白色的泡沫……
 
  我终于无法再看下去了,欲火已经将我整个人烧的沸腾起来。我快步走进洗 手间,连门也懒的关,掏出膨胀得吓人的阳具,飞快地用手揉搓起来。
 
  没有半分钟,我就感觉马眼酸痒,龟头前端冒出白白的黏液,我加快速度, 只感觉精门一开,一大股阳精飞溅而出,积聚已久的能量终于被释放出来了。 
  我无力地靠在门边,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淫蘼的精 液的气味。
 
  「俊也,你不舒服吗?」身后,响起零代夫人关切的询问声。
 
                 六
 
  「是啊,可能是这几天太冷了。」我仓促应道。然后急忙背过身去,将仍然 泄出精水的阳具快速塞回裤子。
 
  「真丢人啊,但愿零代阿姨没有看到」我终于抬起头来,在零代夫人暧昧的 眼光中,我猜想她一定看到了我的大家伙,奇怪的是,我在羞愧中竟然还有一些 惊喜。
 
  「那你今天就不要回去了,我给霜月夫人打一个电话。」零代夫人并不等我 表态,就迅速离开了。
 
  晚饭依旧很丰盛,我和零代夫人很少说话,在沉默中,仿佛都在期待着将要 发生的故事。
 
  「俊也,洗澡水已经放好了。」零代夫人的声音从浴室里传来。
 
  「真温暖啊,谢谢阿姨。」一想到在寒冷的冬夜浸泡在温暖池水中的快意, 我不禁由衷赞叹到。
 
  「请慢慢享用吧」望着零代夫人丰腴的背影,我又想起下午看到的禁忌情节, 阴茎竟然不由自主地膨胀起来。
 
  雾气从池中的热水里缓缓升起,很快就笼罩了整个浴室,我在一片朦胧的温 暖中,竟有了一丝醉意。
 
  惬意间忽然感觉一双手轻轻抚摩着我的后背。
 
  我转过头去,是零代夫人,只穿了一件浴袍,裸露的肩膀丰满圆润,前胸低 的可以看见大半个乳房……
 
  「阿姨,……」我感觉声音有些颤抖。
 
  「俊也,让阿姨给你搓背吧。」零代阿姨神情自然,仿佛面对的是自己的儿 子。
 
  我无法拒绝!
 
  后背在零代阿姨轻缓的抚摩中,竟传来一阵阵的快感,我的呼吸急促起来, 身体开始颤抖起来,零代阿姨柔软的双手也开始加快了速度,娇喘声中夹杂着欣 赏的叹息。
 
  终于,一切很自然的发生。
 
  零代阿姨的双手掠过我的后背,将我轻轻的拦腰抱住,已经有些硬硬的乳头 摩擦着我的脊梁,她俯在我肩上,用轻巧的舌头舔弄起我的耳垂。
 
  「俊也,阿姨真的很喜欢你啊!你和我那死鬼年轻的样子简直一模一样。」 
  零代阿姨轻轻地呻吟着,双手竟然抓住我已经勃起的阳具,不停地揉搓起来。 
  我还能忍受吗?
 
  我终于转过身,将手从她腋下穿过,揉弄了一阵子那令我向往已久的丰乳, 再轻轻用左手拨过她的头,首次吻上性感美艳的红唇,而在两舌交缠之中,我的 右手滑过她有些凸起的小腹,侵入她的下体,爱抚着已有爱液流出来的阴户。 
  零代夫人的双腿紧紧夹住我的手,拼命地扭动着雪白丰满的屁股。
 
  「俊也,请占有我吧!」一个成熟的美妇竟然向比自己小二十多岁的少年撒 娇求欢起来。
 
  我做在浴池边,硕大的阳具直竖起来,零代阿姨跨坐在我腿上。她将淫穴对 准我的龟头,缓缓地坐了下去。
 
  「喔,对,慢慢地进来,俊也,用你的大鸡巴,填充我空虚的……我好久都 ┅┅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感觉了┅啊┅」
 
  阿姨发出了淫荡的呻吟声,令得我全身血脉贲张!我将阳具向上顶入阿姨的 阴道里面,感觉好像正在通过一个湿热滑润的通道,里面相当地狭窄,以致于我 得紧紧地抓住阿姨的腰,好让我有个施力点可以把它插进去!
 
「啊┅┅啊┅┅好棒┅┅好棒┅┅」
 
阿姨发出了欢愉的叫声,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阳具完全地插入阿姨的淫穴 里 .这时候的她,已经因为兴奋而涨得满脸通红。
 
  「阿姨,我比零代先生如何?」我觉得零代阿姨如此的兴奋,以前的性生活 肯定不如意。
 
  「别提那死鬼,五年前就不行了!」阿姨兴奋地呻吟着,身体加快上下起伏 套弄着,我的阳具上粘满了她乳白色的淫液。
 
  「阿姨,我也真的很快活,因为阿姨是俊也的第一个女人。」我也兴奋地大 声叫喊起来,好象要让全世界知道似的。
 
  「阿姨好高兴!」零代夫人激动地哭泣起来。「俊也,不会嫌阿姨老吧?」 
  「怎麽会呢?我喜欢您这样成熟的女人」
 
  「喔,俊也……」阿姨的俩腿开始颤抖,她似乎有些站不住了,我扶住她略 显丰腴的腰身,将阳具深深地插入她的体内,更加猛烈地抽动起来。
 
  阿姨在我狂热的侍弄下,没有多久,她的阴道就开始出现了规律性的收缩, 那种情况极像是传说中的高潮,我加快了抽送的速度,零代夫人这时候只有张大 了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而这时候,我也把体内的精液,毫不保留地全数射入 她的体内┅┅「俊也,想什麽了?」美枝有些嗔怪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 
  的确,我的手在她的身上停留的时间太长了。
 
  「被年轻人抚摩的感觉真好!」美枝轻轻呢喃着,丰满的臀部开始触碰起我 的下体。
 
  我感觉那里传来一股热流,回忆中的欲望又一次在眼前闪烁。
 
  竟然对成熟女人的肉体如次迷恋,而这种感觉却从未对阳子有过。
 
  也许这就是我的命运吧!
 
  美枝妖冶的面孔露出满足的微笑,淫荡而真实。
 
  我开始亲吻起她雪白的玉足,修长的大腿……
 
  在她快乐的呻吟声中,不经意间,我从窗帘上的缝隙望出去,十月的东京开 始飘落起初冬的第一场雪,纷纷扬扬,漫天飞舞……
 
               【全文完】